大家好,我是 大宫忍
我的头像换了

两周年就开放注册两周好了 :YEEEEEE:

以前我觉得写小黄文挺不上台面的,最近几年我觉得写小黄文极具英勇无畏的革命精神…… :0230:

@ShadowRZ @PeterCxy @horo @bgme @fhoshino @asherpen @NanBotX @KayMW @FiveYellowMice @fghrsh 不知道你现在的年龄,如果你能和父母冷静下来好好沟通(可能会非常难)达成妥协最好,如果不能大概只能忍受一段时间直到物理独立(比如到外地上学)和经济独立,特别是经济独立是解决此类问题最终的办法;还有一个可能的方式是到正规医疗机构接受心理咨询,如果你判断你父母能够接受相关结果,可以把医疗诊断意见给他们看并且以此进一步沟通,如果你判断他们存在比如送网瘾机构一类偏激的倾向,就自己默默调整好了;

再提一句,年龄越小的时候越容易高估困难,我回忆一下自己以前的经历非常能理解这种情况,但若干年之后回头看真的真的都谈不上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,因为越往后自己应对和处理困难的能力是越强的,所以积极调整自己的心态是非常重要和有用的。

沙雕网友们可以带给你很多共鸣、认同和归属感,但现实生活毕竟是要自己过的,不要放弃独立面对人生的勇气和实力。

我家新房两个卫生间靠着的,今天中午起来发现洗漱盆里默默奇妙出现了一根,鸡毛?然后不对劲感觉家里有东西撞的响,仔细听是另一侧的卫生间,卧槽家里门窗紧闭这两傻鸟这么大个怎么进来的???开了窗户后,这两傻鸟也是依旧撞了半天才找到窗户口,这眼睛咋长的。。

@niconiconi @shimotsuki 按我的理解,行政力量只能限制从某个时间之后发布的版本不能再使用开源协议,而是更换成某个符合限制要求的协议,但管不到已经开源发布出去的版本,更管不到别人用之前的版本自行维护

@shimotsuki 自由开源软件的一大特点是:许可证本身是不可撤销的,原始版权所有者无权随后改动原始许可。如果政府要对这些软件的传播和使用进行限制,就要通过「出口管制」的形式进行,即在行政上禁止本国公民的版权持有者继续将(新版本)软件发布到黑名单中的国家、地区,否则会面临民事和刑事处分。

还要分两种情况考虑,第一是各作者依然独立持有各自的版权,第二是各作者都用《CLA》把版权转让给了项目基金会。有很多项目虽然也有基金会等法人机构,但依然采用的是第一种模式,出口管制基本上很难执行。

例如 90 年代第一次密码战争的时候,为了绕过密码出口管制,当时不少黑客采用的做法是 (1) 需要改动加密算法相关代码的时候就出国,(2) 将这些工作委托给其他国家的开发者, (3) 写完了再回国。

因此主要是第二种情况受到的限制比较大。

@lemon @yoka 没有hhhhhhh 我会写点脚本搞点运维啥的((((((

@lemon @yoka 我甚至可能可以提供有限的技术协助(如果对口的话

Show more
Moew!

This is a Mastodon instance running on a Linode node, it aims to provide social groups for small communities.Aquesta és una instància de Mastodon que s'executa en un node de Linode, que pretén proporcionar grups socials per a comunitats petite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