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w newer

捡垃圾之“在2020年用上看起来像2001年的2014年的设备”

为了没有某发行版的安装包所以开始编译东西

编译的时候发现了环境组件不够然后开始折腾环境

折腾完环境……呃,我要编译什么来着? :blobsweat:

虽然还没有挑好(甚至可能要重新拍)但总之先放一张出来!

"上了我的船, 从今往后可就是我的人了哦~"

本来是想做个牵手的结果一不小心卡出了这个效果

ps: 其实我觉得我完了, 她欺负我的时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

生日快乐1111 ​

我脑子一定出了什么问题才想着拿macOS做路由器的

“我好羡慕他们啊,十七八岁,人生不会再这么快乐了。”

我的观点正好相反:没必要宣扬这种制造出来的快乐或者快乐回忆 压力越大弹力越大 如果体制教育不那么变态的话准备高考这件事本来可以不那么痛苦 高考结束后也不会拥有这么膨胀的、泡沫般的快乐、几乎是绝处逢生带来的快乐

看了一眼自己的时间线, 5.20那条开始已经就不是小小的一步了呢

两个月甚至能发生那么多事情吗太震撼了

"哇我要买这个这个超好看的!"

"ummm…下个月又要多吃几天泡面了呢" ​​​

给iPad贴上类纸膜之后没怎么写过字,甚至直接当磨砂膜用开始打游戏了(

SNS的神奇之处:人均大佬,除了自己

帕洛玛尔先生在海边散步,遇见了一个在晒日光浴的女人。

帕洛玛尔先生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,因为太觉得这样的注视是唐突的,是打扰的。

但是他又想:等于间接承认了妇女不得袒胸露臂这条禁忌,或多或少受到尊重的习俗,传达的是行为举止的不确定和一致,而不是自由和坦率。

帕洛玛尔先生在海边散步,第二次路过这位在晒着日光浴的女人。

帕洛玛尔先生这次坦然地直视了对方,并且以同样的目光欣赏完了周围的海浪、沙滩、浴巾。他觉得自己的目光是自然坦率与和谐的。

但是他又想:这是不是把人降低到物的水平上,把人看成物?把女性的象征也看成物,难道不过分吗?我是不是也犯了大男子主义的陋习?这种世代相传的陈规陋习是否已在我头脑里生根?

帕洛玛尔先生在海边散步,第三次路过这位在晒着日光浴的女人。

帕洛玛尔先生这次以极其敏捷的目光扫过周围的风景,最后将视线极其崇敬地停留在了女人的身体上。

他很满意这次自己所表现出的不拘泥传统,不含有任何私心,以及给予了最大尊敬的态度。

女人抄起浴巾就跑了,仿佛在逃避与一个色鬼的纠缠。

“不宽容的传统的沉重压力,使人无法适当地理解最清晰的意图,帕洛马尔先生痛苦地得出这个结论。”

在游戏里面现任碰见前任是怎样一种体验(

说周末没事搞个远程控制和女友一块玩森林冰火人,我问她要玩无敌版的吗

她:无敌版多好玩!
我:也是,不然周六玩的话,你周日可能就不理我了(

Show older
Moew!

Have fun and play together~